Xavier Lara曾与亚洲开发银行合作将光热发电带到中亚地区

2020-09-19 21:35:06

按照西班牙最新发布的国家能源和气候计划PNIEC(Plan Nacional de Industria,Energia y Clima),未来将在现有2.3GW光热发电装机的基础上再增加5GW,其中2021年至2025年计划建设第一批(2.5GW),2026至2027年建设第二批2.5GW。

但是,要实现上述目标,需要政府给出哪些激励政策呢?

近日,针对该问题海外光热平台SolarPACES的代表Susan Kraemer(简称SK)咨询了可再生能源咨询公司Aelius的CEO Xavier Lara(简称XL)。

作为西班牙知名光热工程服务公司Empresarios Agrupados(EA,现已被中能建规划设计集团收购)的前执行董事,Xavier Lara曾与亚洲开发银行合作将光热发电带到中亚地区,并在EA任职期间参与了中国乌拉特100MW槽式项目和阿联酋迪拜950MW光热光伏混合发电项目的相关工作。

在西班牙、迪拜、印度和摩洛哥等光热市场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可以让Xavier Lara明白哪些政策框架可以有效降低光热发电成本,并使可再生能源发展对经济做出最大贡献。

SK:凭借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新建光热项目的专业背景以及积累的降低成本相关经验,你应该有很好的政策构想,请问西班牙政府征求了你的意见?另外是否有支持光热发电的游说团体?

XL:不幸的是,与光伏和风能相比,光热发电并没有一个大的游说团队,但目前西班牙光热发电协会Protermosolar正在竭尽全力为之奔走。另外西班牙还有一种叫做公众咨询的机制,决策者可以直接进行提问。

SK:但西班牙最新设定的光热发电装机目标是5GW。

XL:是的,2017年的竞拍主要集中在光伏和风电上,并没有储能。当时普遍的看法是:光热发电是一种非常昂贵的技术,没有补贴就无法在市场上竞争。

SK:是什么改变了他们对光热发电的看法?

XL:在2018年大家都看到了DEWA 73美元/兆瓦的竞价,而2019年摩洛哥Midelt-I的出价仅为71美元/兆瓦,另外今年智利拍卖会的预期出价则有望低于48美元/兆瓦。

SK:我听说你也为成本下降做了很多工作,对吧?

XL:是的,我是DEWA四期700兆瓦光热发电+25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备选方案和成本降低的关键参与者。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的公司Aelius开发了关于不同工业级规模和热能储存小时数的详细模型,以使西班牙新增光热发电项目实现最低LCOE。但这些模型其实可以应用于任何地方。

SK:成本削减的背后是什么呢?

XL:技术成本的降低,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光热发电与光伏混合,在这种情况下光热发电配置的热能储存系统可作为光伏电池使用,无论是在混合太阳能公园,还是类似Midelt-I这种真正的混合动力系统。此外,现在还可以对一些原来没有配置储热系统的西班牙光热电站进行改造,目前我们也在为其开发解决方案。

SK:那么你有什么建议让光热发电真正出现在即将到来的西班牙拍卖会上呢?

XL:在我看来,技术拍卖是目前实现PNIEC计划的最佳方式。为了能够实现5GW的目标,我们需要的第一个工具是新皇家法令(RD)中的文本所规定的拍卖框架应通过技术或时间段划分,比如从下午6点到早上8点,因为这正确地衡量了储能的可调度性。

SK:而且储能很重要,仅仅一个小时肯定不够。

XL:当然,从我看到葡萄牙拍卖规则的第一刻起,我就深深地不同意那些声称葡萄牙可以建造第一个光热发电项目的人的说法,不可能有一个规则,即只需要将20%的发电量储存1小时,比如100兆瓦的光伏发电量和20兆瓦/小时的蓄电池。

我们需要比较150兆瓦的光伏发电机组或光热发电机组,两者均配置10-12小时储能系统,然后看看哪个LCOE更低。另一方面,我认为要允许新建光热发电项目的装机超过50MW,最好是150或者200MW,以实现最低的光热发电成本。

SK:为了降低拍卖价格,研发部门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存储配置?

XL:混合式热能储存,如摩洛哥Midelt项目,部分由光热发电机组供电,部分由光伏发电甚至风能供电,这将是一个完全混合的方案,它将比同等的电池便宜一个数量级。此外,要允许改造现有的光热电站,利用已实现的建成储热系统的较低成本,将储热系统添加到一些原来没有配置储能的光热电站中。

在这两种情况下,提供电力的其余基础设施——蒸汽轮机和发电机、变压器、输电线路和变电站原本已经存在,只需要添加带有电加热器、熔盐热交换器等设备的储罐即可。

如果PNIEC计划允许提交光热+光伏混合式长期热能储存方案,那么我们将看到西班牙出现新一代的光热发电项目——完全可以调度,而且价格比化石燃料发电更加便宜,成本将远低于同等规模的蓄电池,同时可以实现24小时稳定输出。

SK:最近中国等国家涌现了很多光热发电新玩家,在西班牙即将到来的拍卖会上,你预计会有什么影响?

XL:中东和北非地区的经验表明,随着规模经济和新玩家的加入,光热发电成本的降价幅度非常惊人。我很确定的是,不仅中国企业,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参与者也都会参与竞标,现在已经有几家单位与我们接洽,我们正在与其中一些人合作,帮助他们参与这次拍卖。

其实我们也愿意帮助一些西班牙开发商与我们合作的外国公司共同分担投资和风险。事实上,我们可以建立非常好的西班牙-中国联合体,为西班牙开发商工作,也可以为外国开发商工作。

SK:以前非常流行的上网电价补贴(Feed-in-Tariff,FiT)政策未来将被彻底废除了对吗?

XL:肯定的,未来光热项目的电价支付方式将与其它可再生能源公司出售电力的方式相同。

SK:那么,经历了COVID-19疫情大流行之后,你对光热发电的未来还有希望吗?

XL:是的!我的预测是,2021年将是光热发电技术在国际上新的腾飞之年,在四大洲有大量的项目正在进行前期开发,所以对我来说,光热发电的前景是“晴空万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