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谈前妻:以后只是朋友关系

2020-08-11 14:23:39

最近发现很多网友们对于张玉环谈前妻:以后只是朋友关系问题都非常关注,而我们现在的生活基本上也都离不开手机,想要了解最新的信息也都是直接在手机上进行了解,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了解张玉环谈前妻:以后只是朋友关系问题,小编今天也是特地到网上去搜集了一些与张玉环谈前妻:以后只是朋友关系相关的信息,那么在这里小编就来给大家一起分享出来吧,让大家能够了解到更多自己想要了解到的信息。

相信大家都对张玉环无罪释放后和前妻同框的场景很有感触,被迫分开26年的夫妻终于可以面对面谈心,场面一度让人动容。而张玉环出狱之后大家都在猜测张玉环和前妻会不会复婚,最近张玉环谈前妻:以后只是朋友关系。张玉环还表示,以后会还她一个拥抱,深深地祝福她,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张玉环谈前妻:以后只是朋友关系无罪释放后的张玉环回到家乡江西南昌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家人们已等候多时。人群簇拥下,前妻宋小女因太过激动而晕厥,没能等来期待多时的那个拥抱。第二天,他们握了握手,张玉环表示,没有抱是因为怕宋小女太过激动,于是便像朋友一般握手。广为流传的一段采访画面中,宋小女表示,张玉环还欠她一个拥抱,这个抱不是无缘无故,是从1993年到1999年的拥抱,这一幕感动了很多人。

8月8日,回忆起回家第一天时的场景,张玉环告诉南都记者,那天一到家,最先看到的是老母亲,他就抱着母亲哭。宋小女在旁边,还有两个已经认不出的儿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小女就晕倒了,儿子就在一旁扶着她,送到医院。我也来不及,那天一下子那么多人,我都懵了,全都哭成一团。”张玉环表示,以后会还她一个拥抱。在此之前,张玉环最后一次见到宋小女是在2014年,当时他们在监狱中正式签署了离婚协议书。以前在狱中时,张玉环总觉得宋小女很瘦,现在则变胖了很多,但不像是健康的胖,他也为宋小女的身体担忧。改嫁后,加上忙于生计,宋小女去往监狱的次数少了。张玉环说自己没有怪过宋小女,毕竟他们已经离婚。“觉得以后(和宋小女)是朋友关系。”张玉环笑了笑,在他还未正式释放时,宋小女就给他买好了手机,一套全身换洗衣服、牙膏牙刷等。“就像以前我们是夫妻时那样,这是超越我想象中的,对我情深似海。”张玉环说,深深地祝福她,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宋小女:追责可以吗?过分吗?妻子宋小女一边帮张玉环伸冤,一边打工赚钱糊口,不幸的是,她患上子宫肌瘤并发展为宫颈癌,为了生存,她与张玉环离婚改嫁他人。再婚前,她对现任丈夫提出了三个条件:对张玉环两个儿子好,不阻拦她去探望张玉环的母亲,不阻拦她去看望张玉环。

“张玉环那么那么爱我,我不应该为他做什么吗?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宋小女说,每次去看张玉环,就想抱他。“每当我好难过、好无助的时候,我就会想,如果是张玉环在这里抱一抱减减压该多好。”张玉环回忆,2012年跟宋小女离婚时,他二话没说签了字。“她没有经济来源,要有一个依靠。真没想到她对我还是一往情深,情深似海,重情重义,我是对她表示着歉意的。”2017年,两位律师的介入,让张玉环案迎来立案复查的转机。又经历了三年的等待,这起仅有有罪供述、没有直接证据的冤案终于得以平反,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国内已知被羁押时间最长的蒙冤者终获清白。

27年前,张玉环用过BP机,27年后,他第一次接触手机,第一次摸到空调遥控器。与社会脱节的他,无意追赶时代,能踏实地睡在自家床上、能如愿与家人拍一张合影,他已经很知足。他希望前妻和儿子回归各自家庭,自己只需要分上几亩农田,再做回农民,孝敬老母亲。“好多人采访张玉环,在问张玉环那个追究责任的事。”宋小女说,“我也要追究他们,因为他们害了我们全家,张玉环太可怜了。追责可以吗?我的要求过分吗?”延伸阅读:张玉环虽然恢复了清白,但27年前杀害孩子的凶手到底是谁还未可知。据当地村民介绍,当年的两家受害者家属目前生活情况并不好,受当年事件的影响,两家人都从张家村搬离。6岁遇害男童的父亲已患脑溢血,需要人照料,家中没有经济收入来源。4岁遇害男童的母亲刘荷花介绍,自己这么多年来也无法忘记,每每想起都很难受,睡不着觉。她说,现在已经不想再去追究了,不想了,心里恨到了极点,但是放弃了,“已经这样了,没有办法了。”这个现状,跟张玉环被羁押9778天,一样让人窒息,无法释怀。

对张玉环案,别急于替受害者说“迟到的正义”冤假错案不仅令无辜者蒙不白之冤,还错过最佳办案时机令真凶逍遥法外,27年过去了,当下可能很难回到案件的原点。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案件可能找不到真凶,属于两个孩子及其家人的正义,也许永远等不到了。正义如此烂尾,当年制造这起冤假错案的人,罪不可赦。

案件陷入僵局,真凶逍遥法外,违法办案者未受惩罚,脱离受害者之痛奢谈什么“迟到的正义”,太轻飘了。对旁观者来说,这个悲剧可能只是一个热点,两三天热度的新闻,但对当事人和受害者来说,是永远过不去的痛,是人生的改变和一辈子的折磨。办的不是案子,而是别人的人生,这话一点都不错。让每个人民群体在个案中感受到的公平正义,才是真正的正义,无视作为个案的他们,脱离了受害者,谈什么“迟到的正义”是自作多情和廉价的。

“迟到的正义”这种话还是留给受害者去说吧。“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这样的话从受害者嘴里说出来,才能让人释怀,让人放下,让人感到公平正义的力量。正义的交代,首先需要受害者视角的确证,不放过每一个作恶者,不让生者绝望,抚平受害伤痛,然后才有属于旁观者的正义感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